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宜宾房产

房产投资理财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公积金贷·企业贷·信用贷·抵押贷·资产贷·项目贷 www.0831xyfc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家庭纠纷中新房屋产权归谁所有?  

2012-10-18 14:45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64岁的蔺民和58岁的蔺晟,本是亲兄弟,但在两鬓苍白时因房屋的产权归属,几次对簿公堂。

40年前,家里以蔺民的名义买了两间棚屋,而后全家出资出力改扩建成3层楼,并达成协议三弟各拥有1层。然而,蔺民后来却将房产登记到自己名下。

为此,老二把老大告了,兄弟俩前后3次对簿公堂,最终武汉市中院终审判决房屋归3兄弟共有,各占1/3。

五旬弟弟起诉花甲哥哥

上世纪60年代,蔺民一家租住于武昌体育街附近的两间棚屋。

1967年10月,家里以蔺民的名义买下两间棚屋,改建成18平方米的平房。此后,一家人都住在该房中。

“文革”中,蔺民父亲蔺大富和弟弟蔺晟先后下放,房子由他居住。“文革”后,蔺大富、蔺晟先后回汉。此时,蔺民兄妹5人均成年,一层房屋已不够住。

1982年,蔺家召开家庭会议决定,由蔺民和蔺晟出资、三儿子蔺荣出力,将平房改建为3层楼房。改建后,蔺民住二楼,蔺晟住三楼,蔺荣和父母等住一楼。1988年,蔺大富立下遗嘱,该房3个儿子各拥有一层。

2002年4月,蔺民将整个房产登记在自己名下,并领取了房产证。

2010年10月,蔺晟起诉蔺民,请求确认对该房屋第3层享有独立产权。法院认为,该房屋整体是一个物权,第3层并非独立的物不能单设物权,驳回了蔺晟的诉求。

2011年5月,蔺晟再次起诉蔺民,要求享有该房屋1/3的份额。

是否存在家庭会议和遗嘱?

法庭上,蔺民说,当初购买棚屋及后来建房许可证、土地证和房产证上,都是他的名字,他是唯一的合法权利人。他还说,改扩建时没召开家庭会议,也不存在父亲写遗嘱一事。

但是,蔺荣证实,当时召开了家庭会议并达成协议。诉讼中,母亲谌萍也向法院声明,称老伴去世前有遗嘱。

一审法院认为,综合证据材料和各方意见,确认家庭会议的主张成立。上世纪60年代购房时,蔺大富夫妇正当壮年而蔺民不足20岁,房屋应主要由蔺大富夫妻购买,自购买起一直由全家共同居住。既然是全家人的共同住房,不可能按蔺民一人的意思改建。该房屋既是利用老房的地基全家出资出力建造,建造前已经家庭会议确认房屋归3人共有,遂判决兄弟3人各占1/3份额。

终审:房屋归3兄弟共有

一审宣判后,蔺民提起上诉。

武汉市中院二审认为,两间棚屋虽以蔺民名义购买,但蔺民当时并未成家也没分家,只是家庭成员之一,且不能证明购房款是其一人出资,也与其曾此前陈述相矛盾,故一审判决准确。

房屋购买前后,一直由蔺大富全家共住,是全家唯一的共同住房。改扩建时,虽沿用蔺民的名字,但并非蔺民个人行为,故应认定为改扩建是全家共同所为。蔺大富所写遗嘱虽仅有复印件,但谌萍当庭证实遗嘱属实。通过遗嘱、谌萍等的当庭证明,以及房屋建成后分配使用长期相安无事的事实,足以证实双方在改扩建房屋时已达成家庭协议。蔺民虽将整个房屋产权单独登记在自己名下,但并不能改变该房屋的共有性质。

近日,武汉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,驳回上诉维持原判。

www.0831xyfc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